聖徒金言 20190310

「我們所有的義,都像污穢的衣服。」(賽六十四6)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神傳律法給猶太人,神並非要他們因律法而得義,神乃是叫他們因律法知道自己有罪;神在律法以外,已經先給了他們應許,就是彌賽亞作他們的教贖主。以色列人卻因律法而靠自己行義,不服神的義,想要立自己的義。但到他們悔改以後,認識了肉體的敗壞,不但看見罪在神面前是污穢的,連所有的義也都看如污穢的衣服。所以我們在神面前也應當這樣,不但看罪是可惡的,要釘在十字架上,連那些好的,就是在亞當裡那些人的道德,就是那些人的義,也當釘在十字架上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法利賽人照律法是最自義的人,在外表看來好像是人中的完全人,但主把他們揭露之後,說他們是修飾的墳墓,外面裝飾的非常好看,裡面卻裝滿了死的人骨頭,和一切的污穢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我們若接受神的義,主的靈進入我們心中;我們靠聖靈入門,又靠聖靈行事;我們再有義行,這義就不是污穢衣服,乃是光明潔白的細麻衣了。所以我們當認識清楚,我們的善行是從那裡出發的。是從自己呢?還是從基督呢?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有許多人仍拘泥外表的東西,要合於津法和規條,然而隱藏在心中的私慾和犯罪的力量仍然很大,這樣的好是不澈底的。在基督裡所追求的好,乃是神性的一切豐盛,是在神的性情上有分的;好,不是受著律法的管制,不是人的道德,是因神的性情而有的好。這兩種好,這兩個義,是大不相同的。我們未信耶穌的時候是追求人的道德,既信了耶穌,就當順著聖靈行事,有聖徒的義行,不再追求人的道德。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303

有一位青年的姊妹生病,另有一位姊妹寫了一封很長的安慰信,她讀過了這些同情的話以後,馬上失去了心中剛強的意志,她的眼流下淚來,她的心破碎了,霎時她被黑雲籠罩了,她被痛苦抓住了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感謝神!祂不准撒但攻擊她,神的光向她一射,她看見暗中有撒但,於是奉主的名斥退它,她的心立刻平安了,她的意志剛強了,她的心喜樂了,她的眼淚擦乾了,她的心再歸向神,不看自己,也不看環境,不再給撒但留破口。從此以後,她不再接受使人喪氣的安慰話,她也不用使人喪氣的話安慰人,她知道這一次是撒但的火箭,她拿起信德的藤牌把它敵擋出去了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當人落在患難中的時候,實在需要安慰,我們當小心,不要用人的安慰去安慰人,要用神的安慰去安慰受苦者的心;不說從肉體來的體貼話,要說聖經上的話,使他剛強起來,叫他能勝過神叫他所忍受的苦難。主耶穌要與門徒分離的時候,說了許多安慰話,記在約翰福音十四至十七章,讀過以後,真是叫人心中平安、喜樂、剛強、有能力,這就是神的安慰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保羅說:神是「賜各樣安慰的神;我們在一切患難中,祂就安慰我們,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,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。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,就靠基督多得安慰。我們受患難呢,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;我們得安慰呢,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;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。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;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,也必同得安慰。」(林後一3至7)
— 摘自“活 水

聖徒金言 20180224

當神試煉信徒的時候,同時祂也在信徒心中加力量;神所賜的力量,足夠勝過所來的試煉,就是聖經中所說的:『你的日子如何,你的力量也必如何。 』(申三十三25)    
    試煉不能把我們壓傷,因為有力量在內裡支持我們,這力量不是我們自己的,乃是神作我們的力量。如果試煉太重,是我們所不能忍耐的,神總要給我們一條出路,祂絕不加試煉過於我們所能受的。    
    神並非無計畫的叫我們受試煉,乃是為了我們的益處,如果試煉能勝過我們,叫我們不得益處,神決不許這試煉臨到祂的兒女。等到試煉過去之後,雲開天晴,我們心靈要有一度極大的長進,能棄掉平時所捨不下的罪,會加添從前不曾有的勇力;我們的心要更聖潔,與主的交通就更親密。神為愛我們才叫我們有試煉。    
    所以我們應當十分放心,信靠我們的神,應當信萬事都掌握在神的手中;應當信我們的主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,並賜力量給我們;應當信神對我們是用心保守,好象保守祂眼中的瞳人;應當信神向著我們的愛,是捨了祂獨生子的愛;應當信神住在我們心中;應當信神是無謊言的神,我們若不失掉信心就不失掉力量。這是我們與世人不同之處,雖然外面的苦難相同,但裡面卻不相同,所以患難的功用也不相同。    
    「神愛我們的心,我們也知道也信。神就是愛。」(約壹四16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217

主頭次來在世界上一現,那不過是來聘訂教會的暫住,祂以永遠的愛為聘禮,以自己的血立了不能毀壞的約,祂又回到原處,為所聘訂的妻預備地方;等到預備好了地方,祂要在極豐盛、極榮耀的大婚禮中,接我們與祂同住;現在我們暫時與祂相離,是在這裡等候婚姻的佳期。我們真是如彼得所說:「你們雖然沒有見過祂,卻是愛祂;如今雖不得看見,卻因信祂就有說不出來,滿有榮光的大喜樂。」(彼前一8)    
    因此我們對於主的愛情就當象貞潔的童女等候丈夫一樣,我們的眼睛只能注定在祂身上,除主以外不能另有所愛,不能另有所交;我們既如童女獻與基督,就不能與世界妥協、與撒但拉手、與巴力親嘴。可惜教會在地上的時候常是不貞於愛她的主,不忠於為她流血捨命的主,另愛一位主,另受一個靈,另接受一個福音,不持守純潔的信仰—-就是一次所交付聖徒的真道。有時信徒在私人生活中犯了罪,還是小罪,惟有教會在真理方面接受了異端,接受了巴蘭假先知的教訓,那才是惹動主忿怒的事情,是叫主最傷心的事。在啟示錄二、三章主和聖靈所責備的,不是私人生活的事,是責備教會在主面前有了不貞潔的事,拜了屬靈的偶像,犯了屬靈的奸淫。所以作教會使者的當如何為自己和全群謹慎,聖徒自己也當如何謹慎。    
    「我為你們起的憤恨,原是神那樣的憤恨;因為我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,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,獻給基督。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,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,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。」(林後十一2至3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210

“親愛的弟兄,不要自己伸冤。”(羅馬書十二章十九節)
  許多時侯,靜比動更費力。靜是力的最高效能。對於那些一無根據的最惡最毒的控告,主始終“什麼都不回答…連一句話也不說”,以至審判官甚覺希奇。對於那些無理的侮辱,不堪的虐待和嘲笑,連旁人都會激起憤怒,可是主始終鎮靜。他大有能力,才能不動。凡曾受過冤枉,毀謗,虐待的,都知道維持鎮靜,需要何等大的力量。
  使徒保羅說,“沒有一件東西可以搖動我。”(使徒行傳二十章二十四節直譯)
  他不是說,“沒有一件東西可以傷害我。”傷害是一件事,搖動又是一件事。使徒保羅的心頂仁慈。我們沒有讀著過有什麼使徒曾像使徒保羅那樣痛哭過。一個男子痛哭泣是無礙於一個人的堅毅。主曾哭過,他是有史以來最堅毅的人,所以並不說沒有一件東西可以傷害我,但保羅立定決心,凡是他所言為正確真實的任何事物都不能搖動他。我們往常所計較的,他並不計較,他不貪求安適;他不以性命為念。他所追求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對主至死忠心,要得主的喜悅。保羅比任何人更能認識了,主的功德就是他的酬報,主的微笑就是天堂。 ——濮登
— 摘自“荒漠甘泉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