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徒金言 20190519

撒但害神兒女最重的時候,是神兒女們看見神的榮耀和恩典最大的時候;在世上最有苦難的時候,是在主裡面最甘甜的時候;撒但破壞神計畫最有力的時候,正是神旨意成全的時候;撒但無論如何凶狠,它一點不能害著神,相反的它只是害了自己。
    凡屬撒但的人也是如此,他們不知道是為自己積累惡貫,預備末日的審判;他們更想不到是為屬神的人造成了榮耀。敵擋神的人實在可憐,本來是要害別人,誰知沒害了別人,卻是害了自己,人的聰明,反成了愚拙。    
    當我們想到這裡的時候,我們就很自然地把氣忿化成了憐憫,不恨作惡的人,反而肯為他們代禱,他們實在是被撒但利用了而自己不知道,所以主耶穌吩咐為仇敵禱告,並不是難守的命令,若是我們看見了事情的全面,充實了神的愛,主的話就在我們心中活了。    
    司提反蒙難的時候也是很自然地呼籲說:「主阿!不要將這罪歸於他們。」(徒七60)
    
    神的心是寬大的,我們若和神站在一方面,我們的心也要寬大了。容量大,得著的也多。在主來以前,聖經中有預言,信徒是有苦難的,我們當如何照著神的旨意來應付一切。保羅在神面前蒙選召,過犯得以赦免,與司提反臨死的代禱是大有關係的,司提反的禱告保羅曾清楚聽到了,這從容、偉大、寬厚的聲音,默化了頑強的保羅,以致在他蒙召後,能成為有能力的傳福音使者。    
    「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,就給他吃;若是渴了,就給他喝;因為你這樣行,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。」(羅十二20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512

門徒不知道是主在風濤海上行走,門徒若知道了不但不以主為鬼怪,也就不怕風濤海,也不怕自己的小船滿了水,更不怕自己的小船會翻掉,樣樣的懼怕都除去了。    
    若知道主就在我們身旁,我們也就什麼都不懼怕了。不怕我們的米吃完了,不怕我們的錢花光了,不怕自己一人孤單,不怕意外的危險來到;在我們的心中樣樣懼怕都沒有,只有安息。其實主就在我們旁邊,只是我們的眼睛模糊看不見祂,以為祂只是高高坐在天上,管不了世上的每一件小事。我們要知道雖是肉眼看不見祂,祂卻不遠離我們。    
    保羅在最緊急的時候,人都離開了他,他說:「我初次申訴,沒有人前來幫助,竟都離棄我;但願這罪不歸於他們。惟有主站在我旁邊,加給我力量。」(提後四16到17)    
    但以理的三個朋友,因為遵守神的誡命而不聽王的命令,被下在火窯中,當他們在火中的時候,尼布甲尼撒看見第四位的相貌好像神子,和他們三人一同在火窯中游行。他們所以如此有能力,都是因為看見了在他們旁邊的主。我們因為不信主在我們身旁,所以遇有難處的時候,就憂愁,遇有犯罪的機會就跌倒,遇著不順利的事情就灰心,遇著苦難的時候就懼怕,和不信的人相差不多。神的榮耀不能從我們透出來。    
    「神在其中;城必不動搖;到天一亮,神必幫助這城。外邦喧嚷,列國動搖;神發聲,地便熔化。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;雅各的神是我們的避難所。」(詩四十六5至7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505

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,不得自由,神用大能的手拯救他們出來;神對法老重複地說了一句話,每刑罰一次,就說一次:「容我的百姓去,好事奉我。」法老所受的一切苦,就是因為他不允許神的百姓事奉神。法老的國,法老的家,法老的權利、尊榮,連法老的性命,都因為他不允許神的百姓去事奉神而喪亡了。可是神的旨意,法老絲毫沒能攔阻住,他無非是在神的百姓事奉神的事上加上了加量,使神的百姓觀看了神大能的作為,使他們的信心更加堅固,更認識了所事奉的神是誰,更願意從速離開埃及。    
    法老作了一切攔阻神的百姓事奉神的一個典型,若有人走上了他的道路,也必走上他的末路,神就是興起法老來作為典型的。 「我將你興起來,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,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。」(羅九17)我們能從聖經中找出不少這樣的人來。他們雖然一時興盛,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。因為他們不是與人為敵,乃是與神為敵了。
    大衛說「不要為作惡的,心懷不平,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,生出嫉妒。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,又如青菜快要枯乾。」(詩三十七1至2)    
    世界上有一個敵擋神最有力量的,就是神的仇敵撒但,它在凡事上敵擋神,一切敵擋神的事都是從它來的,但它也沒能敵擋住神的旨意不成功;至終,自己卻被扔進永遠的火湖里去了。    
    我們若和神站在一面,行在神的旨意中,沒有任何力量能敵擋神的兒女。    
    「沒有人能以智慧、聰明、謀略,敵擋耶和華。」(箴二十一30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428

神要降禍給人,神也是要先找出證據來,就是要把此人的惡彰顯現出來,好顯明神是公義的;雖然神已經預先知道人心中所存的,但惡未彰顯之先,祂不作什麼,祂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。比如迦南地的七族,惡貫沒有滿盈之先,神不滅絕他們。神十次試驗法老,把法老王的剛硬之心全彰顯出來的時候,神才把他和他的全軍投在紅海中。神要降火毀滅所多瑪的時候,神已經知道他們的罪惡,但神對亞伯拉罕說:「所多瑪和蛾摩拉的罪惡甚重,聲聞於我。我現在要下去,察看他們所行的,果然盡像那達到我耳中的聲音一樣嗎;若是不然,我也必知道。」(創十八20至21)    
    神對所多瑪和蛾摩拉,要作最後一次的試驗。於是天使到了那裡,住在羅得家中;他們吃了晚飯還未睡覺,城中各處的人,連老帶少都來圍住那房子,叫羅得把客人交出來,要任意妄為;羅得見勢派甚兇,就想把自己的兩個女兒交出來代替那天使,他們不肯,還要把羅得一同害了;他們的罪大惡極完全彰顯於外,所以這二城被毀滅是公義的。    
    每一個世代都是如此,罪惡彰顯之後,刑罰就來到了。所以信徒當在罪惡的世代中保守自己,最好能像亞伯拉罕不進入所多瑪,即或不得已而必須住在所多瑪,也不能和人一同犯罪;雖然有時因不肯犯罪而受苦,但神的使者要四圍安營保護我們,像天使保護羅得一樣。    
    「不義的,叫他仍舊不義;污穢的,叫他仍舊污穢;為義的,叫他仍舊為義;聖潔的,叫他仍舊聖潔。看哪!我必快來;賞罰在我,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。」(啟二十二11至12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414

人與神合一,必須有神的性情,有神的聖潔,有神的生命,不然就彼此不通,象油和水不能攙雜;二者雖然能夠相近,卻不相合。油和油才能相合,水和水才能相合,信徒和信徒合一也是如此,必須共同進到某種程度中,就很自然地合一了。    
    保羅說:「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,不要同負一軛;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?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?基督和彼列有什麼相和呢?信的和不信的有什麼相干呢?神的殿和偶像有什麼相同呢?因為我們是永生的神的殿。」(林後六14至16)    
    世人與世人彼此相交還得心機相投,信徒合一更是如此。    
    信徒合一有永不可動搖合一的根基,因為是一個身體,是一個靈,有一個指望,一主、一信、一洗、一神。神是我們眾人之父,超乎眾人之上,貫乎眾人之中,也住在眾人之內。除了以上各項之外,用謙虛、溫柔、忍耐、愛心、和平,為合一的工具。信徒在基督裡面是已經合一的,只因各人自己在亞當裡的個性而分裂了,雖然分裂,仍然不是基礎上的分裂,不是在基督裡的分,而是肉體方面在亞當裡的分裂,所以這分裂不是身體分裂,主已經為教會祈求在祂的名裡合而為一,沒有什麼能分裂教會。
    信徒在今世若不是基督裡合而為一,用人的方法合在一起,在神看仍是分裂的。他們的合一不叫合一,他們的合一是鐵與泥攙雜在一起。    
    一旦主耶穌從天降臨,把我們在亞當裡的形體改變,和祂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,信徒不單是基礎上的合一,也是形體的合一了。 — 摘自“活 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