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徒金言 20171210

許多事是人不明白的,許多事是人不知道的,在人前面的路程好像隔著一層幔子,在幔子還未撤開之先就不知道、不明白;久遠的事不知道,就是明日要有什麼新事發生,也不能知道,因此,人生的路程就非常渺茫。但我們有神的人卻不在這種光景之中,神在我們心中放上寶貝,將我們人生的錨拋在神那裡,使我們的人生不失掉方向,不像隨風漂蕩的船,沒有一定的目標。在我們一切的事上我們都向著神,神就引領我們走在最正直光明的道路中,雖然我們自己不知道我們前面的道路,但我們的神知道。我們的神不但知道我們前面的道路,而且要在我們的路程中保守我們、看顧我們、賜力量給我們,供給我們全路程中的一切需要。    
    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路的時候,神日間用雲,夜間用火,不但引領他們,也是保護他們;白天,雲如帳棚籠罩著他們,可以遮蔽炎日的暴晒;夜間,火光照明他們的黑暗,可以驅逐曠野的寒冷,更使野獸不敢傷害他們。神不但用雲與火引導保護他們,神還迎著他們降下嗎哪,流出活水,隨時隨地為他們有預備;他們在路上不飢也不渴,炎熱和寒冷也不傷害他們。我們苦在人生的路程中有信心,我們和世人要有很大的分別。因為那有能力者時刻和我們同行。    
    「神決不能說謊,好叫我們這逃往避難所,持定擺在我們前頭指望的人,可以大得勉勵;我們有這指望如同靈魂的錨,又堅固又牢靠,且通入幔內。 」(來六18至19)    
    「日間耶和華的雲彩,是在帳幕以上;夜間雲中有火,在以色列全家的眼前,在他們所行的路上,都是這樣。」(出四十38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71203

「你們為主的緣故,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,或是在上的君王,或是君王所派罰惡賞善的臣宰。」(彼前二13至14)以上是使徒彼得的話。    
    「聽從你們,不聽從神,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,你們自己酌量罷。」(徒四19)這也是彼得的話;這兩段話語是互相矛盾的嗎?不!    
    在人的命令和制度,不違背神的話時,我們聽從神也聽從人;但有一天,有的命令違背了神的話,與聖經的真理不合時—-聽從了人就不能聽從神,或聽從了神就不能聽從人—-那是我們當選擇的時候。    
    可是有許多傳道人和信徒,在神的言語和人的命令不相抵觸時,聽從神也聽從人,但有一天人的制度和神的話相反的時候,他們寧可聽從人而不聽從神了,可見他平時的聽從神是不可靠的。惟有在考驗的時候,才顯出誰是真聽從神的話。    
    聽從神不聽從人,或是聽從人不聽從神,那一樣是合理的?這個,每一位信徒都能回答。    
    在末了的世代中,在主來的日子以前,保羅說:「必有離道反教的事。」(帖後二3)為什麼他們離道反教了?為什麼他們放棄信仰了?為什麼他們與世界妥協了?為什麼他們投降了?就是因為他們聽從人而不聽從神。    
    但那些忠心愛主的聖徒,到了人與神抵觸的時候,「他們不遵王命,捨去己身,在他們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神。」(但三29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71126

一切的恩惠都是神所賜的,連享大名也是神所賜的,聖經中記載了幾個享有大名的人,他們在世還無名的時候,神已經告訴了他們。    
    亞伯拉罕得著享大名,成了萬國有信心之人的始祖,亞伯拉罕沒有作過什麼偉大的事、立過什麼非常的功,他的大名實在是神所賜的;他剛蒙選召的時候,在他的路程上還沒有邁開第一步,神就對他說:「叫你的名為大。」(創十二2)    
    大衛王也是世上有大名的人,他的大名也是神所賜的,以色列國有多少君王,世界上有多少君王,誰能比大衛為君王的名更大呢?神曾籍先知拿單對他說:「我必使你得大名,好像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樣。」(撒下七9)    
    一切有名的人沒有一個人能趕上主耶穌的名,祂超過了一切有名的,不但是今世的,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。當神賜主耶穌超乎萬名之上的名的時候,乃是世人要將祂的名從世上除掉的時候。因為是出於神,就沒有不成功的事情。    
    亞伯拉罕和大衛為什麼得了大名,就是因為他們作了主耶穌肉身的先祖。因著主的大名而得名。你若願意得著美名,也必須在主的名裡有分。世界上的名譽不要緊,神家的美名是可羨慕的;我們不當愛世上的虛榮虛名,但在永世裡的美名應當努力爭取。    
    保羅也叫人注意永世裡的美名,他說:「我還有未盡的話;凡是真實的、可敬的、公義的、清潔的、可愛的、『有美名的』;若有什麼德行,若有什麼稱讚,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。」(腓四8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71119

聖靈充滿是在特殊的光景中,祂不是每時每刻充滿在人肉體之中,就像使徒在五旬節被聖靈充滿了,聖經上雖然未記何時又不充滿了,卻是記載又被聖靈充滿了,聖經中幾次說使徒又被聖靈充滿,這很顯然充滿是有間斷的。聖靈充滿是聖靈的能力充滿了靈、魂、體。    
    有時看見人沖沖大怒,眼中冒火,滿面赤紅,言語暴戾,他的肺腑心肝都緊張起來,整個的人都被怒氣充滿了;有時人的眼也笑,口也笑,全身的肌肉都笑,這是被喜樂充滿了。被聖靈充滿是聖靈掌握了全人,全人都在聖靈的支配之下,一切都不是出乎自己,是被動的。    
    聖靈充滿人常是在特殊的情形之中,在需要能力的時候,在工作緊急的時候,在與神相交的時候,過了這些時候,聖靈仍要在安居在人的靈裡。    
    聖靈充滿不但身體充滿了能力,甚至於達到人衣服上,和人所佔的物上。主耶穌和使徒都在這情形中:有人摸了主的衣服,病就痊癒了;有人把使徒的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,病就退了;惡鬼也出去了;有時連禱告的地方都震動。    
    聖靈是樂意充滿人的,所以用不著作哭求,凡是聖潔的器皿,在他需要的時候聖靈就充滿他。若是追求聖靈充滿是出於自己的私意;不是聖靈支配我們,而是我們要支配聖靈,是最容易被邪靈所附的。    
    那裡有破口,那裡就有撒但進入;它是遍地遊行,尋找可吞吃的人。    
    「禱告完了,聚會的地方震動;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,放膽講論神的道。」(徒四31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71112

論斷人的人都是忘了自己,當論斷人的時候,若是想起自己來,一切論斷的話語就沒有勇氣再說了。因為在人的里面都是一樣的,都是從亞當領受了犯罪的生命,你所能犯出來的罪,我也能犯出來;你作不出的善行,我也作不出來。既是這樣還有什麼理由論斷別人呢?    
    社會的制度、國家的律法,不過是一個公約,大家都一同來守著,並不是某人吩咐某人所應當守著的。惟獨神,有權柄吩咐人當作何事,不當作何事,人都沒有權柄吩咐。所以我們不應當論斷別人,論斷別人的時候就是定了自己的罪。    
    有的時候,雖然在某一件事上似乎我不能犯罪,但在原則上是一樣的。先知拿單奉神的差遣去見大衛,說:「在一座城裡有兩個人;一個是富戶,一個是窮人。富戶,有許多牛群羊群;窮人,除了所買來養活的一隻小母羊羔之外,別無所有……有一客人來到這富戶家裡;富戶捨不得從自己的牛群羊群中,取一隻預備給客人吃,卻取了那窮人的羊羔,預備給客人吃。」    
    大衛就甚惱怒那人,對拿單說:「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,行這事的人該死;他必償還羊羔的四倍,因為他行這事,沒有憐恤的心。」    
    拿單對大衛說:「你就是那人……」(撒下十二1至15)    
    大衛在定別人罪的時候,沒想到是定了自己的罪,因為他所犯的與此在原則上是相同的。    
    「你這論斷人的,無論你是誰,也無可推諉;你在什麼事上論斷人,就在什麼事上定自己的罪;因你這論斷人的,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。 」(羅二1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