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徒金言 20180715

「生命在祂裡頭;這生命就是人的光。」「那光是真光,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。」(約一4、9)
基督未來以前,人都看守在律法之下,人都行走在律法的光中;基督未來以前律法是惟一的亮光,確乎沒有別的比以色列人的律法更有光亮。
摩西曾讚美律法說:「那一大國有這樣公義的律例、典章,像我今日在你們面前所陳明的這一切的律法呢?」(申四8)作詩的人也讚美律法說:「祢口中的律法,與我有益,勝於千萬的金銀。」又說:「祢的話是我腳前的燈,是我路上的光。」又說:「我因祢公義的典章,一天七次讚美祢。」(詩一一九72、105、164)
但基督來了,成了普照世界的大光,律法的光就熄滅在基督的光中,所以我們不再用律法來光照我們,如今我們所用的乃是基督的光,基督的光是生命的光,「生命在祂裡頭,這生命就是人的光。」生命進入我們的心中,就有光照耀;這生命在我們裡面發展,從裡面直照到外面,不像律法只在外面照亮,只是管理行為,而不能管理思想;生命的光卻是照進了人的生命,使內部的生命中沒有黑暗;若是生命中沒有黑暗,生命中沒有罪惡,思想上就沒有罪惡,行為上也就自然成義了。
保羅說:「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,得以看見主的榮光,好像從鏡子裡返照,就變成主的形狀,榮上加榮,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。」(林後三18)保羅在這裡說到基督之光的能力,這光有無窮之生命的大能,能叫這接受光照的人變成主的形狀,榮上加榮。不像律法之下的光,在摩西的臉上漸漸退去了。我們當活在基督的光中。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708

主耶穌死而復活之先,世上一切求「好」的人,都走在律法之下。因為那條又新又活的路還未開通,律法的道路就是全人類求「好」的唯一道路;直到今天,社會的秩序仍舊是靠律法來維持;連古時以色列人雖然他們比世上的一切人更認識神,也是在律法之下來對付罪,靠著律法積存善行;不過以色列人的律法是神所頒布的;外邦人的律法,是從是非之心所產生的。    
    人的罪性原來隱伏在肉體中,因此律法只作了洪堤,作些防堵氾濫的工作,當心中犯罪的能力大過律法規條束縛的時候,律法的堤防就潰決了。罪如洪水漲溢氾濫,直到完全敗壞。    
    所以在律法之下的人不犯罪,不是從心裡不知罪,是因懼怕律法而不敢犯罪,但在神的眼中是已經犯了罪。行善也不是甘心行的,是因有所懼怕而行善,有所企圖而行善,不是為名譽就是為積功累德,一切都是出自律法的壓力,而不是出自沒有律法的本性。    
    但那有了基督生命的人,又行在基督所成功之道路中的人,乃是從基督之生命的本性中來好善惡惡。好善惡惡是自然的趨向,不再被看守在律法之下,也不用規條的約束,是被神兒子所釋放的人,是有自由的人。這是神用祂百般的智慧和大能為我們所成全的奇妙的救恩。神把自己的生命賜給世人,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世人。    
    真如保羅的話:「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;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。」(林前一18)    
    「但在那蒙召的,無論是猶太人、希利尼人,基督總為神的能力、神的智慧。」(林前一24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701

安靜是信徒諸德之一,安靜和驚慌是相對的,不但在平穩的時候要安靜,神要我們在患難中安靜。    
    安靜是出自無虧的良心,無偽的信心;安靜與神的大能相連合;安靜是順從神的安排;安靜與安息是分不開的;安靜也是無罪的表現。聖經上說:「惡人必不得平安。」(賽四十八22)又說:「惡人雖無人追趕也逃跑,義人卻膽壯象獅子。」(箴二十八1)    
    馬大為許多事思虛煩憂,雖然是在那裡服事主和門徒,但不好馬利亞安靜在主的腳前蒙主的稱讚。當我們安靜的時候,我們的心就澄清了,我們會分辨是非,我們能明白神的旨意,我們的心給主工作的機會,我們能聽清主的聲音。    
    信徒不可不操練安靜,藉著與主相交、藉著患難與試煉,我們的心就愈住愈安靜,不被患難所搖動,不被快樂所鼓舞,任何事不能掀動內裡的平靜安穩;我們的心若是操練到這種程度,放在主的手中,就會成為合用的器皿,主也敢將大事託付我們。    
    摩西四十歲的時候,看見弟兄受欺壓就心中不平,打死了埃及人,希伯來人揭露了他的事,就嚇得到曠野去了。這時摩西的確還不夠安靜,所以神不能用他。摩西後來在曠野和安靜柔順的羊群住在一起,藉著苦難與神相交,操練了四十年的工夫,至終學會了安靜;雖然前面是紅海,後面是追兵,神還未指示辦法之先,摩西不懼怕,叫百姓只管站住,只管靜默,摩西的心中是何等安靜。所以神把這莫大的責任託付了他。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624

有的人是太忙,人見不到他;有的人是懼怕人的殺害,人見不到他;有的人是因勢力、權位所起的驕傲,人見不到他;但我們的主不是那樣,祂能顧到每一個人,和他最小的事情;雖然祂是萬王之王、萬主之主,世上最卑微的人都可以找到祂;無論是誰都可以叩祂的恩門;無論是誰都可以和祂作朋友;祂曾和人所最輕看的稅吏、娼妓一同吃飯;祂不拒絕每一個來到祂面前的人。白日來找祂,祂願見;黑夜來尋祂,祂也不厭煩;主是破除階級的!    
    詩人說:「耶和華超乎萬民之上;他的榮耀高過諸天。誰象耶和華我們的神呢?祂坐在至高之處,自己謙卑,觀看天上地下的事。祂從灰塵裡抬舉貧寒人,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,使他們與王子同坐,就是與本國的王子同坐。」(詩一一三4至8)    
    主耶穌稱我為弟兄、為朋友都不以為恥,因為在祂的裡面根本沒有驕傲,祂只有愛。祂看每一個人都是可愛的。可是我們呢?當著不信主的人常不敢高舉主耶穌,彷彿主耶穌是我們的羞恥;甚至有人在不信的人面前不敢承認主的名,真以榮耀的主為羞恥;這是證明我們裡面有驕傲,和不信的噁心;若我們真相信主耶穌是萬王之王,像我這樣的人,有萬王之王和我作朋友,我還不以為榮耀嗎?所以凡以主耶穌為羞恥的,就證明他們還沒有信耶穌是神的兒子。所以主耶穌說:「在人面前不認我的,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不認他。」(路十二9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617

信心比果效,等於芥菜子比大山。
主說:「我實在告訴你們,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,就是對這座山說,你從這邊挪到那邊,他也必挪去;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。」(太十七20)
保羅說:「而且有全備的信,叫我能夠移山。」(林前十三2)
把這兩節聖經聯合起來看,有一粒芥菜種的信就能夠移山,能夠移山的信是全備的信;那麼有一粒芥菜種的信,就可以稱為全備的信了。可見我們的信心太小了,信心幾乎成為歷史上的東西,在顯微鏡下面也幾乎看不見了。無怪主耶穌說:「人子來的時候,遇得見世上有信德麼?」(路十八8)
我們若是還有一點信心,起碼我們不懼怕、不憂慮、不看環境、不看自己。我們若稍多一點信心,我們就可以往前走,因為信能叫我們意志剛強,能叫我們心靈奮興;這是信心在我們心中的功能。如果我們在所求的事有信心,神要照著我們信心的禱告賜給我們,比移山更大更難的事都要成功。我們的信心實在太小,以致神的大能不能向我們彰顯,但還有一個醫治的方法,當效法那個被鬼附著的孩子的父親。
主耶穌對他說:「你若能信,在信的人,凡事都能。」他立刻向主流淚地呼喊說:「我信!但我信不足,求主幫助!」(可九23至24)
主又說:「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,叫你(信心)富足。」(啟三18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