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徒金言 20190714

我們常不會軟弱,常是太剛強,以致神的恩典不能加在我們身上。這種剛強是出於肉體的力量,自己的智慧,就如雅各一生處處用自己的方法要承受神的應許和神的賜福;欺騙了父親又欺騙了兄長;福分沒能先得著,卻受了許多的痛苦;又在毘努伊勒和神較力,雅各實在太剛強了,直到神把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,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,雅各這時候才軟弱下來,再無力與神較力;當他軟弱了,就得著神的賜福,神賜給他一個新名。    
    我們在遇到事的時候,總不會安靜在神的面前等一等,都是先用自己的力量,先用自己的方法,先用自己的智慧;自己總是剛強的。當我們自己剛強的時候,神不能幫助我們,直到我們自己的辦法用盡了,自己的智慧用完了,自己的能力沒有了,這才軟弱下來求神的大能大力,這時候神才能在我們身上施展祂的大能。    
    哥林多的信徒就是太剛強了,保羅說他們:「你們已經飽足了,已經豐富了,不用我們,自己就作王了;我願你們果真作王,叫我們也得與你們一同作王……我們軟弱,你們倒強壯;你們有榮耀,我們倒被藐視……」(林前四8至13)我們的剛強常是和哥林多的信徒一樣,這樣的剛強不是在基督裡的剛強,完全是出自肉體的自高自大,所以不能得神的賜福。我們的主耶穌是軟弱的,因為軟弱被釘了十字架。我們也當走主給我所留下的道路。    
    「為什麼不情願受欺呢?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?你們倒是欺壓人,虧負人。」(林前六7至8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707

主耶穌死而復活之先,世上一切求「好」的人,都走在律法之下。因為那條又新又活的路還未開通,律法的道路就是全人類求「好」的唯一道路;直到今天,社會的秩序仍舊是靠律法來維持;連古時以色列人雖然他們比世上的一切人更認識神,也是在律法之下來對付罪,靠著律法積存善行;不過以色列人的律法是神所頒布的;外邦人的律法,是從是非之心所產生的。    
    人的罪性原來隱伏在肉體中,因此律法只作了洪堤,作些防堵氾濫的工作,當心中犯罪的能力大過律法規條束縛的時候,律法的堤防就潰決了。罪如洪水漲溢氾濫,直到完全敗壞。    
    所以在律法之下的人不犯罪,不是從心裡不知罪,是因懼怕律法而不敢犯罪,但在神的眼中是已經犯了罪。行善也不是甘心行的,是因有所懼怕而行善,有所企圖而行善,不是為名譽就是為積功累德,一切都是出自律法的壓力,而不是出自沒有律法的本性。    
    但那有了基督生命的人,又行在基督所成功之道路中的人,乃是從基督之生命的本性中來好善惡惡。好善惡惡是自然的趨向,不再被看守在律法之下,也不用規條的約束,是被神兒子所釋放的人,是有自由的人。這是神用祂百般的智慧和大能為我們所成全的奇妙的救恩。神把自己的生命賜給世人,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世人。    
    真如保羅的話:「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;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。」(林前一18)    
    「但在那蒙召的,無論是猶太人、希利尼人,基督總為神的能力、神的智慧。」(林前一24)
— 摘自“活 水

聖徒金言 20190630

患難本來是仇敵的武器,是要害我們的,但我們若順從神的旨意把它接過來,就成了我們的兵器,可以抵禦更大的患難。信徒得勝患難,不是要和患難奮鬥,這是世人的辦法;我們乃是在患難中操練自己,使我們更老練、更忍耐、更愛主、更輕看世界,使我們能應付更大的患難,可以成就更大的事。    
    我們受患難,直到患難在我們身上不起作用,失掉了它的威力,不再使我們受痛苦;我們就很超然地行在一切之上,這樣苦難不但不能害我們,反而成了我們的益處。不信神的人要得著這樣的成功是很難的,但我們這信神又有神生命的人,神的聖靈又住在我們心中,我們進到這種地步並不為難;因為我們以基督為至寶,已經因祂而看萬事如糞土。所以世界上的事,是好是壞都不足以介意,因為我們另有所愛、另有一個心志、另有一個盼望、另有一個家、另有一個國。聖靈是我心中的力量引領我們,患難是外面的力量推動我們,我們在這兩個力量之中,你想我們的前進是何等的迅速?世界上的事,在人看為好的,那些並不是我們的利益,惟有人看為不好的,更是與我們有益的。信徒在世福中的時候即便像約伯一樣完全正直、敬畏神、遠離惡事,對神的認識總是膚淺的,但約伯經過患難以後,就在神面前深深長進。約伯在苦難最沉痛的時候,他說出何等有力量的言語:「惟願我的言語,現在寫上,都記錄在書上;用鐵筆鐫刻,用鉛灌在磐石上,直存到永遠。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,末了必站立在地上;我這皮肉滅絕之後,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。我自己要見祂,親眼要看祂,並不像外人。」(伯十九23至27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622

人的愛真是有限,神的愛是何等的偉大。    
    人愛的範圍太小了,只愛自己和自己的兒女,所說的那些好人,也不過是愛了父母,又愛了弟兄,若有人連朋友也愛,那真是少有的。    
    但主耶穌的愛是愛到最後的一等人,就是仇敵,這些仇敵不僅是言語上作了仇敵,在財物上作了仇敵,他們更不是吃了什麼虧作了仇敵,乃是無故要殺害祂的,是仇敵中最可恨的仇敵,然而主耶穌仍舊愛他們。世人只要在言語上有不相合的仇敵,就不能愛他,主耶穌乃是愛那殺了祂的仇敵;主的愛真是絕頂的愛,愛的不能再加了;並且耶穌愛仇敵,不是在言語上表示愛他們,不是在財物上表示愛他們,乃是以自己的生命來愛仇敵;主以最大的愛,愛了那最大的仇敵;主的愛真是無限無量,不可思議。這愛是人類中所沒有的。    
    當我們接受神偉大愛的時候,我們的愛量也就放大了;不僅愛那些屬我們的,也不僅愛那些愛我們的,也願意愛那些犯罪的人、將亡的人、不相識的人、不相干的人,甚至於恨我們的人,凡神所願意愛的人,我們也願意愛了。所以我們放棄有限的愛,接受無限的愛;放棄自私的愛,運用聖潔的愛。放棄人的愛,充實神的愛,這樣的愛是永遠長存的,有一天這愛就變成了榮耀,永存在永世裡面。    
    「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,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。」(羅五5)    
    「使基督因你們的信,住在你們心裡,叫你們的愛心,有根有基。」(弗三17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616

馬在家畜中是很聰明、很勇敢、很能服役的,而且忠於主人。當戰爭的時候,馬一聽見號聲,就奮勇直前,但聖經上說:「祂不喜悅馬的力大。」(詩一四七10)    
    羊是很軟弱的家畜,一點事不會作;犬會守門,雞能司晨,惟有羊隻知道吃草,喝水;說它的皮有用吧,馬的皮也有用;說它的肉好吃吧,還有比羊肉好吃的;說它是吃草的動物吧,馬也是;但神歡喜羊,用羊代表主耶穌和信祂的人。    
    那麼神為什麼歡喜羊而不歡喜馬,神豈是愛羊而不愛馬?這兩樣都是神所造的,它們的性情也是神所賜的,馬與羊神都愛惜。神乃是要藉著這兩種動物來啟發我們愚蠢的心,使我們知道該怎樣討神的喜悅。    
    馬是靠自己的力量、聰明、勇敢來爭戰,凡事有自己的辦法。羊是一無所能,時時處處要倚靠牧人的餵養和保護,神也是要我們在祂面前象羊一樣倚靠祂。那些自以為有能力、有聰明、有辦法的人,在神手中都不合用;那些軟弱如羊,倚靠神大能的人,才能得神的喜悅。我們的爭戰若是像馬一樣,有血氣之勇,以惡報惡就失敗了,若是凡事倚靠神;順服如羊,以善勝惡,就是得勝。從前摩西四十歲的時候,有才學、有能力、有健康的身體、有勇敢,那時神不能用他;到他八十歲的時候,年紀老邁,精神力量都不如四十歲的時候,自己覺著一無所能了,但這時神要用他。從前他如同一匹駿馬,如今卻成了綿羊。在人看來,馬的價值是高過羊,在神看來羊卻是潔淨純良的動物。    
    「要彼此同心;不要志氣高大,倒要俯就卑微的人。不要自以為聰明。」(羅十二16)
— 摘自“活 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