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Encouragement

聖徒金言 20181111

沒有神蹟奇事的世代是平安的世代,有神蹟奇事的世代都是非常的世代。在個人也是如此,在平安的時候就沒有神蹟,在特殊的時候才有神蹟奇事。         神蹟奇事不是隨便可以看見的,在聖經中有神蹟的世代:挪亞的世代,神降洪水;羅得的世代,神滅所多瑪;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世代,神蹟最多;以利亞的世代,天不降雨;還有主耶穌的世代;這些世代,都是極不平常的世代,也是最受苦的世代。         個人也是如此,必須在患難痛苦中才有神蹟顯現。希西家看見日影后退,因為他先病得幾乎至死;長痲瘋的人得潔淨,因他先受到痲瘋病的苦害;拉撒路從死裡復活,因他先嚐了死的苦味;瞎眼的得看見,因他先受了瞎眼的痛苦。         看見神蹟的人是有福氣,不看見神蹟的人更有福氣。你願意先眼瞎了而後得醫治呢?還是願意眼睛不瞎呢?你願意先長大痲瘋而後得潔淨呢?還是願意不長大痲瘋呢?        在末了的世代,還要有神蹟顯現,主耶穌說:「民要攻打民,國要攻打國;地要大大震動,多處必有飢荒瘟疫;又有可怕的異象,和大神蹟,從天上顯現。」(路二十一10至11)         到末了的世代,也是一個非常的世代,是神蹟最多的世代,約翰在異像中已經先看見了。所以我們真不敢隨便想看神蹟、用神蹟來堅固信心,我們不看神蹟而信神的大能,更是有福的。         「耶穌對他說:你因看見了我才信;那沒有看見就信的,有福了。」(約二十29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104

天氣溫暖時,各樣的植物都欣欣向榮。天氣忽然降到零下七、八度,許多植物都凋落了;但有幾種樹木依然如舊,在大風雪中若無其事。         在平安的時候,你也愛主,我也愛主,他也愛主;你若說我不愛主,我就生氣,我若說他不愛主,他就發脾氣,個個都說自己愛主。但大考驗的時候一到,有的退後了,有的隱藏了,有的跌倒了,有的離道叛教了;但那有豐盛生命的聖徒,仍是忍耐到底,沒有改變,有的為主受苦,有的為主下監,有的為主捨命。神用考試分別了教會中的一切信徒,真的放在一邊,假的放在一邊;得勝的放在一處,失敗的放在一處;叫人在神公義的審判之下,都無話可說。各人都把自己的成績擺在神的面前,也擺在人的面前。神用患難揭穿了許多的假冒為善。         從前所說的名望人,大家都瞻仰崇拜他,有一天顯了原形,從前工作轟轟烈烈的,有一天成了凋謝的花;從前人所看不起的,人所不注意的,不在繁榮的人世中爭名奪權的,有一天倒反仍然如故地站在那裡,不怕風雪,不怕嚴霜。這實在是隨己意行作萬事的神的工作,叫人在神面前沒有能自誇的,誇口的都當指著主誇口。         「義人要發旺如棕樹,生長如利巴嫩的香柏樹。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,發旺在我們神的院裡。他們年老的時候,仍要結果子;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;好顯明耶和華是正直的,祂是我的磐石,在祂毫無不義。」(詩九十二12至15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028

寒暑表一樣的信徒,專門隨著環境的寒暖而改變。環境暖一點,他就喜樂;環境冷一點,他就憂愁。你看見他喜樂了,你就知道他有了好事;你看他憂愁,你就知道他又有事不如心了。天天變來變去,喜憂無常。別人無心作了一件事,他就有心的接受了,感覺真敏銳。         你既然象寒暑表那樣有靈敏的感覺,就當進入神溫暖的翅膀下,享受祂的平安和喜樂,讓祂來安慰你靈敏的心,利用你的靈敏在基督裡長進。         神歡喜人在祂的事上靈敏。以馬忤斯的兩個門徒,一面走一面談,主來到他們旁邊,把救恩從聖經中給他們講解,主責備他們信的太遲鈍了;他們一路上聽主講話,卻不能分辨是主的聲音,耳朵太遲鈍了;主進到他們的家中,他們仍不知道是主和他們同席,眼睛太遲鈍了。         你既是有靈敏的心,這是主所喜歡的,但你所靈敏的事,卻是主所不喜歡的。你若在主裡有了長進,享受過神豐盛的慈愛,就不再隨著環境而轉移了;環境好,讚美主;環境不好,也讚美主;環境好,使你得益處;環境不好,更使你得益處。         更進一步,世界的好,不叫你喜樂;世界的苦,不叫你憂愁;甜與苦成了一樣的,因為你自己裡面改變了,你不再象寒暑表一樣。你像一條有生命的魚,能逆潮流而上,因為你心中有不受世界搖動的平安。         「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,就當感恩,照神所喜悅的,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。」(來十二28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021

聖經中記載神向人吹了兩口氣:第一次是在舊創造的起頭,「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,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,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。」 (創二7)第二次是在新創造起頭,「說了這話,就向他們吹一口氣,說:你們受聖靈。」(約二十22)         第一次的氣是吹在泥人的里面,就成了今日活在地上的人。第二次的氣是吹給門徒的,門徒就得了基督的複活之靈。雖然亞當也是用塵土造的,與一切的動物一樣,但亞當所得的氣就使亞當與萬物有了很大的分別,使他成了萬物之靈,高居萬物之上,治理大地,管理海裡的魚、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。         我們信主的人和世人是一樣的。但因複活的基督向我們吹了一口氣,就使我們與世人不同了,世人走向滅亡,我們進入永生。我們是有了兒子的靈,因此我們呼叫神為父,我們因著兒子的靈就成了兒子,要和基督同作後嗣,一同承受產業;如果我們和基督一同受苦,也必和祂一同得榮耀,一同作王;不但管理大地,還要審判天使。這一切的成就,就是因為主復活以後所吹的口氣。這口氣是何等的奧秘,何等的寶貝。這氣就是基督的靈,是重生的靈。         「人若沒有基督的靈,就不是屬基督的。基督若在你們心裡,身體就因罪而死,心靈卻因義而活。」(羅八9至10)         「耶穌說: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,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,就不能進神的國。從肉身生的,就是肉身;從靈生的,就是靈。」(約三5至6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014

「永生的神是你的居所;祂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。」(申三十三27)         「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,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。」(詩九十一1)         神喜歡我們住在祂裡面,象兒子住在家中一樣,可以盡情地享受神裡面的一切福氣,享受兒子的權利,凡在神權下的都是屬我們的,我們是承受全業的主人。但我們在神面前常是像客人一樣,時來時往。又像古時的臣子朝見君王,每日按時上朝,其餘的時間都住在自己的地方。還有人像浪子一樣,久不回家,在外飄流,任意放蕩。         沒有家的人,是世上最痛苦的人。家不是房屋,家是父母、兄弟、姊妹、妻子、兒女團聚在一起的地方,家是相愛的地方,家是彼此服事的地方,家是彼此體貼的地方,家是得安慰的地方,家是得溫暖的地方,家是快樂的地方,世上的家雖然因人的罪惡而常有不安,但地上仍是以家為最好,沒有什麼地方能與家比較。        神願意作我們的居所,神願意作為我們安息的家。神不願意我們像客一樣,更不願意我們作浪子,也不喜歡我們每日來到祂面前朝拜幾分鐘就走了。我們應當每時每刻住在神的裡面,在祂溫暖的懷抱中,祂永久的膀臂在我們以下,真是萬無一失。在神裡居住,不但得著美好的享受和神性的一切豐富,並且可以免去各樣的災禍;不但撒但、罪惡不能害我們,就是屬地的一切災禍也不能臨到我們。         「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;禍患必不臨到你,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。」(詩九十一9至10) — 摘自“活 水

聖徒金言 20181007

攔阻我們進入安息的是不信的噁心,但罪也能使我們失掉了安息,罪在我們心中時,我們就沒有安息。嫉妒的人心中沒有安息,生氣的人心中沒有安息,驕傲的人心中沒有安息,貪婪的人心中沒有安息,懼怕的人心中沒有安息,掛慮的人心中沒有安息,兇殺的人心中沒有安息,良心有虧的人心中沒有安息,無論是什麼樣的罪,罪在人心中的時候,人總得不著安息。就像劇烈的病痛使人不能睡眠,所以我們要得享安息,必須除掉心中隱藏的罪。 但是罪的權勢太大,自己脫離不開,明知道嫉妒不對、生氣不對,驕傲不對,貪婪不對,懼怕不對,各樣犯罪的事都不對,自己卻離不開,罪在人的心中成了不治之病。所以要得享安息,非到主的面前來求救不可。不但要脫離地獄的永刑是要信靠主耶穌,就是現在要脫離心中的罪也非靠主耶穌不可。主耶穌的寶血能洗淨我們的良心,除去我們的死行。我們的心中若是除掉了罪,我們的心就自然進入安息。 我們不要等到離開世界才進入安息,現在就應當進入安息。進入安息的人是何等有福氣,雖然我們的事務比別人多,我們的工作比別人忙,我們的環境比別人惡劣,我們的心中卻是輕鬆的,我們的臉面是舒展的,我們的睡眠是香甜的。我們就好像無載的小船,漂在無風浪的水中,真是輕鬆自如。但沒有安息的人,象滿載的船在風浪海中又失去了錨和舵一樣。 「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,就仍以此為安慰,在不止息的痛苦中,還可踴躍。」(伯六10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930

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」這是人的格言。         「愛是不加害於人的,所以愛就完全了律法。」(羅十三10)這是保羅指著律法說的。         「所以無論何事,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,你們也要怎樣待人。」(太七12)這是主的教訓。         比較這三句話,主的話實在是高過一切。主的話是何等有價值。前兩句都是在消極方面作人,能管理自己,不叫別人吃虧,不叫別人受害就夠了,世上的人若能作到世人所立的標準已經是好人了;但主的教訓,是要在積極方面作人,不叫別人因我吃虧、因我受害,還不夠,還要進一步,作與別人有利益的事。主自己就是照著這個原則作人,不顧自己的事,專顧別人的事;不但是不顧自己的事,連自己的性命也不顧了。         基督高過一切,因為祂不與人同類,祂是神的兒子,祂就是神,祂的教訓是神的教訓,祂的愛是神的愛。但那些在基督裡有了基督之生命、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的,也是跟隨主的腳踪往前走,把自己所願得的好處,施行在別人的身上,不但在親愛的人身上,在弟兄身上,在朋友身上,也在不相識的人身上,在不相干的人身上,在不可愛的人身上,甚至在仇敵的身上。這樣的愛心顯然是從基督而來的,是肉體中所沒有的。         人可以在許多上模仿基督,惟有在愛仇敵的事上沒有人能模仿得來,除非那些得了基督之生命的人。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923

無論在物質上、在精神上、在心靈中,我們每時每刻享受主的愛。主為我們死,又為我們活在天上,還要為我們再來;主將祂的豐富賜給我們,主將祂的安息賜給我們,我們已經浸透在主的愛中。可是主也願意從我們得著享受,我們豈不也當叫主得到滿足嗎?         當我們初信主的時候,把自己的罪惡過犯給了主,主也都洗淨了;我們把自己的軟弱給了主,主也擔當了。我們豈可常久在主的面前獻上過犯和軟弱呢?若是這樣,主要多麼傷心哩。         主叫我們得著享受,是因為祂離開天堂,來到世界,將自己的命捨了,就好像一隻羊,要叫神、人得著享受,就必須被殺,切成塊子,才能成為馨香的火祭。我們若要叫主從我們得到享受,也必須為主有所犧牲,有所捨棄。         保羅天天為主有所捨棄,他不但為主捨棄了世界上的地位名譽,捨去了一切合理合法的享受,他最後還為主捨了生命;當他要被殺的時候,他自己說: 「我現在被澆奠,我離世的時候到了。」(提後四6)保羅自己謙卑,好像自己不配成為祭物叫主享受,只是成為奠祭、陪祭、澆奠澆奠。主真是從他身上得著了享受。很可惜!神家中有一些聖徒,到如今還是天天在主前獻上糊塗與悖逆,主從我們所得的分只有傷心嘆息。         「我妹子!我新婦!我進了我的園中,采了我的沒藥和香料,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;喝了我的酒和奶!我的朋友們!請吃,我所親愛的!請喝,且多多的喝。」(歌五1) —–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916

我們若作錯了事,別人罵我們,我們還不太傷心;我們若對不起人,人向我們發怒,我們也不太傷心;惟有我們愛他們;他們卻恨我們;我們對人好,人卻以惡報善,以怨報德;那是最令人傷心的事。作詩人的說:「辱罵傷破了我的心。」(詩六十九20)是什麼詩人這樣傷心呢?因為:「無故恨我的,比我頭髮還多;無理與我為仇,要把我剪除的甚為強盛;我沒有搶奪的,要叫我償還。」(詩六十九4)         這詩人是神藉他的受苦,預言了基督。我們的主真是在這樣的光景中,祂的心真是被辱罵傷破了;那賣祂的,那在十字架前罵祂的,有的吃過祂的飯,有的得過祂的醫治,有的聽過祂的教訓;每一位祂都愛過,而今天竟都與祂為仇,主的心真是傷透了。當祂在十字架上的時候,兵丁拿槍扎祂的肋旁,就有水和血流下來。傷破了心這句話,不是形容祂傷心太過,是實在把心傷破了,因此才有水和血一同流出來。祂這樣傷心,豈是單為當時十字架下的那些人嗎?我們豈不也都在內嗎?有句詩說的真對:「祂傷心是為我,為我,為我。」         主的傷心完全是從愛而來的,祂雖然捨命來愛世人,然而世人不接受祂的愛,竟以十字架來報復祂的大愛。世人的可惡,真也到了極點。但祂仍然要愛,直等到這剛硬的心被愛熔化了,在十字架下面投降。求主使我行事為人不再作十字架的仇敵,叫主傷心。         「不是我們愛神,乃是神愛我們,差祂的兒子,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,這就是愛了。」(約壹四10) —–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909

今天我們不能明白神很多的事情,不是神不樂意將祂自己啟示在我們心中,因我們的靈太小,不夠明白神的事。就如同小孩子不全明白成人的事,不是成人不願意把自己的事告訴他,是因為他的年齡太小,智力不足,告訴他,他也不能領會。如果我們有神一半的靈,就可以多明白神的事,如果我們有神同樣大的靈,就可完全明白神的事。如今我們不但不能全明白神自己,就是要研究明白,神所創造的萬物之一,也是一個人一生的工夫所研究不透的。就如醫學研究人的身體和各樣的病症,已經是幾百年,多少萬人的成績,結果距離絕對的完善還是很遠;所以要問神是從那裡來的,實在是不可能的事,人若要把神研究明白之後再信神,就永遠沒有機會可以得救了。 神曾很簡單的給我們介紹過祂自己:祂是自有永有的,祂是創造萬有的,祂是全能的,祂是有慈愛有憐恤的,祂是無謊言的,祂是聖潔公義的。對於神,我們只能按著祂所說的相信祂的話。若有人要研究神,就顯得自己太幼稚了。就像先知以賽亞所說: 「誰曾用手心量諸水,用手虎口量蒼天,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,用秤稱山嶺,用天平平崗陵呢?」(賽四十12)「祂與誰商議,誰教導祂,誰將公平的路指示祂,又將知識教訓祂,將通達的道指教祂呢?看哪!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,又算如天秤上的微塵。」(賽四十14至15) 今天雖然無人能明白神,但有一天我們要與神面對面,那時我們要完全明白神了。 — 摘自“活 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