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Encouragement

聖徒金言 20190519

撒但害神兒女最重的時候,是神兒女們看見神的榮耀和恩典最大的時候;在世上最有苦難的時候,是在主裡面最甘甜的時候;撒但破壞神計畫最有力的時候,正是神旨意成全的時候;撒但無論如何凶狠,它一點不能害著神,相反的它只是害了自己。     凡屬撒但的人也是如此,他們不知道是為自己積累惡貫,預備末日的審判;他們更想不到是為屬神的人造成了榮耀。敵擋神的人實在可憐,本來是要害別人,誰知沒害了別人,卻是害了自己,人的聰明,反成了愚拙。         當我們想到這裡的時候,我們就很自然地把氣忿化成了憐憫,不恨作惡的人,反而肯為他們代禱,他們實在是被撒但利用了而自己不知道,所以主耶穌吩咐為仇敵禱告,並不是難守的命令,若是我們看見了事情的全面,充實了神的愛,主的話就在我們心中活了。         司提反蒙難的時候也是很自然地呼籲說:「主阿!不要將這罪歸於他們。」(徒七60)          神的心是寬大的,我們若和神站在一方面,我們的心也要寬大了。容量大,得著的也多。在主來以前,聖經中有預言,信徒是有苦難的,我們當如何照著神的旨意來應付一切。保羅在神面前蒙選召,過犯得以赦免,與司提反臨死的代禱是大有關係的,司提反的禱告保羅曾清楚聽到了,這從容、偉大、寬厚的聲音,默化了頑強的保羅,以致在他蒙召後,能成為有能力的傳福音使者。         「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,就給他吃;若是渴了,就給他喝;因為你這樣行,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。」(羅十二20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512

門徒不知道是主在風濤海上行走,門徒若知道了不但不以主為鬼怪,也就不怕風濤海,也不怕自己的小船滿了水,更不怕自己的小船會翻掉,樣樣的懼怕都除去了。         若知道主就在我們身旁,我們也就什麼都不懼怕了。不怕我們的米吃完了,不怕我們的錢花光了,不怕自己一人孤單,不怕意外的危險來到;在我們的心中樣樣懼怕都沒有,只有安息。其實主就在我們旁邊,只是我們的眼睛模糊看不見祂,以為祂只是高高坐在天上,管不了世上的每一件小事。我們要知道雖是肉眼看不見祂,祂卻不遠離我們。         保羅在最緊急的時候,人都離開了他,他說:「我初次申訴,沒有人前來幫助,竟都離棄我;但願這罪不歸於他們。惟有主站在我旁邊,加給我力量。」(提後四16到17)         但以理的三個朋友,因為遵守神的誡命而不聽王的命令,被下在火窯中,當他們在火中的時候,尼布甲尼撒看見第四位的相貌好像神子,和他們三人一同在火窯中游行。他們所以如此有能力,都是因為看見了在他們旁邊的主。我們因為不信主在我們身旁,所以遇有難處的時候,就憂愁,遇有犯罪的機會就跌倒,遇著不順利的事情就灰心,遇著苦難的時候就懼怕,和不信的人相差不多。神的榮耀不能從我們透出來。         「神在其中;城必不動搖;到天一亮,神必幫助這城。外邦喧嚷,列國動搖;神發聲,地便熔化。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;雅各的神是我們的避難所。」(詩四十六5至7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505

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,不得自由,神用大能的手拯救他們出來;神對法老重複地說了一句話,每刑罰一次,就說一次:「容我的百姓去,好事奉我。」法老所受的一切苦,就是因為他不允許神的百姓事奉神。法老的國,法老的家,法老的權利、尊榮,連法老的性命,都因為他不允許神的百姓去事奉神而喪亡了。可是神的旨意,法老絲毫沒能攔阻住,他無非是在神的百姓事奉神的事上加上了加量,使神的百姓觀看了神大能的作為,使他們的信心更加堅固,更認識了所事奉的神是誰,更願意從速離開埃及。         法老作了一切攔阻神的百姓事奉神的一個典型,若有人走上了他的道路,也必走上他的末路,神就是興起法老來作為典型的。 「我將你興起來,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,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。」(羅九17)我們能從聖經中找出不少這樣的人來。他們雖然一時興盛,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。因為他們不是與人為敵,乃是與神為敵了。     大衛說「不要為作惡的,心懷不平,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,生出嫉妒。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,又如青菜快要枯乾。」(詩三十七1至2)         世界上有一個敵擋神最有力量的,就是神的仇敵撒但,它在凡事上敵擋神,一切敵擋神的事都是從它來的,但它也沒能敵擋住神的旨意不成功;至終,自己卻被扔進永遠的火湖里去了。         我們若和神站在一面,行在神的旨意中,沒有任何力量能敵擋神的兒女。         「沒有人能以智慧、聰明、謀略,敵擋耶和華。」(箴二十一30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428

神要降禍給人,神也是要先找出證據來,就是要把此人的惡彰顯現出來,好顯明神是公義的;雖然神已經預先知道人心中所存的,但惡未彰顯之先,祂不作什麼,祂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。比如迦南地的七族,惡貫沒有滿盈之先,神不滅絕他們。神十次試驗法老,把法老王的剛硬之心全彰顯出來的時候,神才把他和他的全軍投在紅海中。神要降火毀滅所多瑪的時候,神已經知道他們的罪惡,但神對亞伯拉罕說:「所多瑪和蛾摩拉的罪惡甚重,聲聞於我。我現在要下去,察看他們所行的,果然盡像那達到我耳中的聲音一樣嗎;若是不然,我也必知道。」(創十八20至21)         神對所多瑪和蛾摩拉,要作最後一次的試驗。於是天使到了那裡,住在羅得家中;他們吃了晚飯還未睡覺,城中各處的人,連老帶少都來圍住那房子,叫羅得把客人交出來,要任意妄為;羅得見勢派甚兇,就想把自己的兩個女兒交出來代替那天使,他們不肯,還要把羅得一同害了;他們的罪大惡極完全彰顯於外,所以這二城被毀滅是公義的。         每一個世代都是如此,罪惡彰顯之後,刑罰就來到了。所以信徒當在罪惡的世代中保守自己,最好能像亞伯拉罕不進入所多瑪,即或不得已而必須住在所多瑪,也不能和人一同犯罪;雖然有時因不肯犯罪而受苦,但神的使者要四圍安營保護我們,像天使保護羅得一樣。         「不義的,叫他仍舊不義;污穢的,叫他仍舊污穢;為義的,叫他仍舊為義;聖潔的,叫他仍舊聖潔。看哪!我必快來;賞罰在我,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。」(啟二十二11至12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414

人與神合一,必須有神的性情,有神的聖潔,有神的生命,不然就彼此不通,象油和水不能攙雜;二者雖然能夠相近,卻不相合。油和油才能相合,水和水才能相合,信徒和信徒合一也是如此,必須共同進到某種程度中,就很自然地合一了。         保羅說:「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,不要同負一軛;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?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?基督和彼列有什麼相和呢?信的和不信的有什麼相干呢?神的殿和偶像有什麼相同呢?因為我們是永生的神的殿。」(林後六14至16)         世人與世人彼此相交還得心機相投,信徒合一更是如此。         信徒合一有永不可動搖合一的根基,因為是一個身體,是一個靈,有一個指望,一主、一信、一洗、一神。神是我們眾人之父,超乎眾人之上,貫乎眾人之中,也住在眾人之內。除了以上各項之外,用謙虛、溫柔、忍耐、愛心、和平,為合一的工具。信徒在基督裡面是已經合一的,只因各人自己在亞當裡的個性而分裂了,雖然分裂,仍然不是基礎上的分裂,不是在基督裡的分,而是肉體方面在亞當裡的分裂,所以這分裂不是身體分裂,主已經為教會祈求在祂的名裡合而為一,沒有什麼能分裂教會。     信徒在今世若不是基督裡合而為一,用人的方法合在一起,在神看仍是分裂的。他們的合一不叫合一,他們的合一是鐵與泥攙雜在一起。         一旦主耶穌從天降臨,把我們在亞當裡的形體改變,和祂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,信徒不單是基礎上的合一,也是形體的合一了。 — 摘自“活 水

聖徒金言 20190407

信徒得勝的生活,不是外面每件事的檢查,乃是裡面根本的治療,若是裡面得勝了肉體,自然就有得勝的生活。有人為自己列出幾百條罪來對照,過律法之下的生活,天天省察自己,若有什麼與條文不合之處,就自恨自憂,這與曾子「一日三省吾身」有什麼分別呢?那麼,我們作曾子的門徒就可以了,何必要作基督的門徒呢?這樣從外面修理自己,在未信主的人不能說不善,但對信徒來說,就不用這種方法。         基督徒若是只修理外面的行為而不從裡面改變,就失去了基督的救恩,走了律法的道路;這就好像一棵結壞果子的樹,結出來的果子是苦的,就把苦的果子摘下來丟掉,使樹上一個壞果子也沒有;或是更進一步不讓它結出果子來,在剛要放蕊開花的時候,就把花摘掉,這棵樹真是一個壞果子也沒有了,那麼這棵樹能不能因為上面沒有果子而成了一棵好樹呢?若是一時不壓制它,放鬆一個時期,壞果子又要長出來了。信徒的好,不是修理外面的果子,不是用津法修身,乃是醫治樹的本身,從生命中著手,把樹砍斷接上好枝子,以後結的果子就都是好的了。基督的生命放在我們的生命裡,我們就發展基督的生命,就因基督的生命而變成了好樹。好樹不能結壞果子,壞樹不能結好果子;聖徒既是好樹,能不結好果子嗎?         「荊棘上豈能摘葡萄呢?蒺藜裡豈能摘無花果呢?這樣,凡好樹都結好果子,惟獨壞樹結壞果子。好樹不能結壞果子,壞樹不能結好果子。」(太七16至18) — 摘自“活 水

聖徒金言 20190331

在神的教會中,每一個人都有本分,因為是互相為肢體的。每一個人都要注意自己,守住崗位,過肢體的生活,不要成為教會的破口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一點面酵能使全團發起來;一條大鎖鏈,一個環子破壞,全鎖鏈都沒有用;防水的堤,一部分破裂,就等於全堤損壞,一個城門被攻破,全城就淪陷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約書亞攻打耶利哥的時候,亞乾一人貪愛耶利哥的金銀衣服,罪惡雖然是隱藏的,卻連累了全以色列人,使以色列人敗在艾城人的面前,(書七1至26)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米利暗毀謗摩西,長了大痲瘋,她雖因摩西的哀求而蒙醫治,但被關鎖在營外七日,這就耽誤了以色列人七日的路程。 (民十二1至16)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在神的教會中,我是肢體之一,要重看自己的身分,應當凡事連於元首基督。我不作一點面酵,我不作一個破壞的環子,我不作堤上的裂口,我不作攻破的城門,我不作亞幹,我不作米利暗。在積極方面對眾肢體要有所供獻,凡事求別人的益處,作眾人的用人而不爭取為大,為眾人的僕人而不爭取為首。如果我們是愛基督的,一定要愛基督的身體,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,使神的教會不因我這個肢體受虧損、受羞辱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「死蒼蠅,使作香的膏油發出臭氣,一點愚昧,也能敗壞智慧和尊榮。」(傳十1)            「用愛心互相寬容,用和平彼此聯絡,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。」(弗四2至3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324

應當在地上過屬天的生活,在人間參加靈界的戰爭,在神和祂的使者面前來往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神的旨意,不是要我們只在人面前作好人;祂不只在人面前要因我們得榮耀,祂還要在祂千千萬萬的使者面前因我們得榮耀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在人間的事情,有顯明的、有隱藏的,有的人知道、有的人不知道;但在靈界中,一切都是赤露敞開的,無所謂明顯的、隱藏的;我們在人面前,常是好事就顯明出來,壞事就隱藏起來,豈不知我們所謂隱藏的事,甚至於意念中的事,思想上的罪惡,還沒有行出來的事,在靈界中都不能隱藏起來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不但我行出來的罪惡不榮耀神,就是思想中的不義、不潔,已經在靈界中羞辱了神的名。但我們常是注意行為上的過犯,而忽略了思想中的罪念;作了一件錯事就非常不平安,說了一句錯話也覺得很懊惱,而思想中的過犯罪惡卻忽略過去了。為什麼忽略了思想上的罪惡,因為人沒有看見。            神在挪亞的時候用洪水滅世,固然是他們的行為敗壞,地上滿了強暴的事,其中有一樣;是同樣嚴重的,是他們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。因為他們的思想是犯罪的,因此他們的行為都是惡的。所以我們更當注意的是自己的思想方面,若是思想方面成聖了。言語、行為方面也就很自然地成聖了,我們也就在人間在靈界中榮耀神了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「我們心中天良的虧欠已經灑去,身體用清水洗淨了,就當存著誠心,和充足的信心,來到神面前。」(來十22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317

順從不是盲從,乃是認清了目標,行在神的旨意中。順服不是屈服,乃是排除萬難,專心跟隨主,像出戰的軍兵,無論如何難,甚至要捨了性命,也必須要完成所委派他的任務。有人以順從是無反抗,凡事一味的是、是、是。我們對神永遠說「是」,我們對與神旨意相反的,永遠說「不」。順從是放棄自己的主張和人的意見,堅持神的旨意;到了不得已的時候,自己的一切都可以捨去,連性命也可以犧牲,但神的旨意不能放鬆。有時在人看來,此人真是固執,並且是剛愎,不能接納人的諫言,是不近人情的,那知他正是堅持神的旨意,順從神。他不肯盲從,也不肯屈服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主耶穌是順從神的榜樣,沒有一件事祂沒有順從神;祂順從神的話,一點一畫祂也沒有差錯,祂所作的一切,都是先向神領了命令,祂說「我對你們所說的話,不是憑著自己說的,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。」(約十四10)祂順從神所給祂安排的環境,好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,神要祂作贖罪祭,祂就甘心的捨去了自己的生命,祂就一言不發順從神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主耶穌完全地順從,真是滿足了神的心意,這也是祂成功救恩的基礎;祂和亞當正是相對的,亞當的一次悖逆,把全人類都陷在罪中,但主耶穌永遠的順從,眾人都因祂稱義得生了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「祂雖然為兒子,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;祂既得以完全,就為凡順從祂的人,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。」(來五8至9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310

「我們所有的義,都像污穢的衣服。」(賽六十四6)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神傳律法給猶太人,神並非要他們因律法而得義,神乃是叫他們因律法知道自己有罪;神在律法以外,已經先給了他們應許,就是彌賽亞作他們的教贖主。以色列人卻因律法而靠自己行義,不服神的義,想要立自己的義。但到他們悔改以後,認識了肉體的敗壞,不但看見罪在神面前是污穢的,連所有的義也都看如污穢的衣服。所以我們在神面前也應當這樣,不但看罪是可惡的,要釘在十字架上,連那些好的,就是在亞當裡那些人的道德,就是那些人的義,也當釘在十字架上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法利賽人照律法是最自義的人,在外表看來好像是人中的完全人,但主把他們揭露之後,說他們是修飾的墳墓,外面裝飾的非常好看,裡面卻裝滿了死的人骨頭,和一切的污穢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我們若接受神的義,主的靈進入我們心中;我們靠聖靈入門,又靠聖靈行事;我們再有義行,這義就不是污穢衣服,乃是光明潔白的細麻衣了。所以我們當認識清楚,我們的善行是從那裡出發的。是從自己呢?還是從基督呢?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有許多人仍拘泥外表的東西,要合於津法和規條,然而隱藏在心中的私慾和犯罪的力量仍然很大,這樣的好是不澈底的。在基督裡所追求的好,乃是神性的一切豐盛,是在神的性情上有分的;好,不是受著律法的管制,不是人的道德,是因神的性情而有的好。這兩種好,這兩個義,是大不相同的。我們未信耶穌的時候是追求人的道德,既信了耶穌,就當順著聖靈行事,有聖徒的義行,不再追求人的道德。 — 摘自“活 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