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Encouragement

聖徒金言 20190120

「我良人對我說:『我的佳偶!我的美人!起來!與我同去。』」(歌二10) 在過去的年日中,我們盡是向主要東西:賜我平安、賜我喜樂、賜我智慧、賜我力量、賜我需用,保護我、醫治我、與我同行、與我同工… …向主有說不盡的要求。但今天主也向我們有了要求,祂說:「起來!與我同去。」從前我們求主的時候,主沒有一次叫我們失了盼望,祂所賜的,總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;在所行的路上乳養我們、引領我們、保抱我們,和我們同下死蔭的幽谷,親自同我們渡過江河,衝出火焰;我們求祂多少,祂都答應了。今天祂開口向我們呼喚,難道祂要求我們的這一點,我們就不肯答應祂嗎? 請看祂躥山越嶺而來,請看祂滿頭的露水,請看祂受傷的手腳,請看祂被扎的肋旁,都是為了我們,我們有什麼理由拒絕祂,不答應祂的要求呢?況且祂的要求並不苛刻,不是我們作不到的,更不是與我們有害的,祂的要求是與我們有益的,是叫我們走上榮耀的道路;祂不是叫我們孤單地在路上走,祂是說:起來!與我同去。在路程的終點放著冠冕、放著賞賜,並且祂應許和祂走完了所當走的路程,要和祂同掌王權,同坐寶座,我們有什麼理由拒絕祂的要求呢?祂雖然這樣要求,但祂並不激動愛情,不勉強我們和祂同去,直等到我們自覺、自願地起來和祂同去。 親愛的主!祢比任何人更有忍耐,祢忍耐了我們從前的頂撞,祢又忍耐了我們的悖逆。祢用慈愛溫柔微小的聲音說:「我的佳偶!我的美人!起來!與我同去。」我願與祢同去。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113

人類五倫的關係:夫婦、父子、兄弟、朋友、君臣,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只能佔其一二。因此人與人的關係,不過是五分之一二,比如為夫婦的就沒有兄弟、父子的關係,為父子的就沒有夫婦、兄弟的關係,為兄弟的就沒有夫婦、父子的關係……但我們與主,這五樣的關係都有。除了這五樣之外,還有神人的關係,所以有了主就滿足了一切的需要。         主是丈夫(弗五22至32);主是父親(賽九6);主是長兄(羅八29);主是朋友(約十五15);主是君王(啟一5);主是神(約一1)    。     主對我們的關係已經作到絕對的完全,只是我們對主常是不貞、不孝、不悌、不信、不忠、不敬虔,概括的說一句,就是愛主不夠。         我們和主除了以上的關係以外,還有一個更密切更高深的關係,就是與主成為一體,成為一靈,主是頭我們是身體,主在我們裡面,我們在主裡面,與祂合而為一。我們若是把末後這種關係相合得好,一切的關係都完全了。          神向以色列人所要的是:他們工夫的七分之一、他們財物的十分之一,但向祂僕人所要的是一,是整個的—-全心、全性、全意、全力,愛主他的神。但如今向我們所要的乃是在合而為一的地位中愛祂。         「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,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裡面;你們在祂裡面也得了豐盛。祂是各樣執政掌權者的元首。」(西二9至10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106

在基督里長進的聖徒,並不求著裝飾外表,就是故意在人面前有好行為,但他的外表不知不覺的就有了裝飾。他的內心人不能看見;人所能看見的,就是他捨棄了世界,他安靜的儀容、他合宜的言語、他工作的效能、他許多事都與眾不同了。         信徒必先追求裡面的豐富,外表的美好是自然的變化,就像人有了健康的身體,吃了豐肥的食物,外表就自然地成為豐美。若不先從裡面追求,只搞外面的德行,是不能得到成功的。真正與主聯合的人,他的好是不自覺的,他沒有覺著自己好,是別人看他好;他沒有覺著自己高,是別人看他高;他天天所看見的是基督,他自己總是覺著不夠。這好像摩西與神同住了四十天,自己的面皮發了光,自己還不知道,但以色列人都看見他的臉面發光了。         信徒的生活,不是天天檢討而改造的,不是為自己寫下律法萬條,天天反省的,即使有一萬條律法仍是不夠,也許你所作的錯事是萬條以外的。信徒的好是像美麗的百合花,是生命的供應,是生命的果實,是從裡面透出來的好。若離此道而去求好,就不是基督的真理、不是基督的生命、不是基督的道路了。         基督若住在我們心中,基督就很自然地披戴在我們的外面。基督成為我們的生命,我們就很自然地活出基督來。         「聖靈所結的果子,就是仁愛、喜樂、和平、忍耐、恩慈、良善、信實、溫柔、節制,這樣的事,沒有津法禁止。」(加五22至23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230

我們在世的光陰太有限了。滿足的年齡只不過七十歲,強壯的可到八十歲,剪頭去尾,美好的光陰才有幾天!我們是神的兒女,身上所負的使命太大,有多少喪亡的靈魂等我們去尋找,聖徒豈不當天天為主活著嗎!時光不再,人生有限,那有工夫去無聊、去失意、去灰心、去喪氣、去悲傷?那有工夫去回憶往事?那有工夫去想世界的事?那有工夫掛心自己的事呢?         古時大禹治水,在外十三年,三過其門而不入,不完成他的工作,他總不肯回家。他是為人的肉體付了這樣的代價。我們為人寶貴的靈魂倒不如世人,這是何等慚愧的事!         有許多信徒以為教會是牧師的事,傳福音是傳道人的事,探訪信徒是女傳道的事,奉獻錢財是長老執事的事,我只作信徒,等候將來上天堂就夠了。如果他們作的不好,教會不興旺,你卻批評論斷,不知道教會的責任也在你的身上。         傳揚主耶穌是每一個已經得救的信徒的責任。是他的責任,是我的責任,也是你的責任。         撒瑪利亞的婦人,不是使徒,不是先知,不是牧師,不是教師,是一個犯罪的婦人,多少撒瑪利亞人都因她信了耶穌。主耶穌快要得國降臨了,時候不多了,為何還把寶貴短少的時光消沒在世界上的快樂和痛苦中,而不為基督活著呢?         「我所看見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,向天舉起右手來,指著那創造天和天上之物、地和地上之物、海和海中之物,直活到永永遠遠的,起誓說:不再有時日了!」(啟十5至6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223

撒但不但能在我們心中放進不對的意念,它也能把我們心中的好意念奪了去,它常使人忘記神的話。犯律法的人,不是不懼怕刑罰的,但他們正犯罪的時候,就忘記了刑罰的可怕。誰叫他們忘記的呢?就是在他們心中放惡意念、在他們心中運行的那惡者。         主耶穌說:「凡聽見天國道理不明白的,那惡者就來,把所撒在他心裡的,奪了去。」(太十三19)所以忘記神的話,有時是記憶力不強,有時並非記憶力不強,是撒但在我們心中的工作,是撒但蒙蔽了神的話。         有人在聚會的時間好睡覺,這也是魔鬼的工作,他聽閒話的時候不瞌睡,聽故事的時候也不瞌睡,惟獨聽真理聽神的話的時候就睡覺,這顯然是魔鬼在他身上工作,叫神的話不進入他的心。為什麼魔鬼這樣蒙蔽他,就是因為他沒有尋求真理的心,沒有愛慕真理的心。         有時人在別的事上記憶力很好,人所說的閒話他都一一記住,多年的事他都記得很清楚,就是記不住神的話;到禮拜堂去禮拜,還沒出門就把所聽的道忘記了,這也是魔鬼的工作,因為這是反常的事情,能聽明白別的話,也當能聽明白神的話;能記憶別的事,也當能記憶神的事;若是不能,顯明他裡面的情形不對,這實在是撒但作工。         「所有的默示你們看如封住的書卷;人將這書卷交給識字的,說:請念罷!他說:我不能念,因為是封住了。」(賽二十九11)         「此等不信之人,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,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。」(林後四4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214

人從信主的那天起,聖靈就住在人的心中不再離開,若是順從祂的引導,祂要使我們向兩方面發展。         一祂要幫助新人成長,發展神性的各樣美德:仁愛、喜樂、和平、忍耐、恩慈、良善、信實、溫柔、節制,這些都是藉聖靈而發展的,因為祂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。         二 關於工作的果效。當我們為主工作的時候,祂要充滿我們,賜我們能力、智慧、知識等各樣屬靈的恩賜,使工作作得完備而美善,以建立基督的身體,就是教會。         雅歌書中有兩樣的美為良人所愛:第一、是女子本身的美麗,從腳到頭,沒有一個肢體不美麗的,從她的身體就看見她的生命是何等的豐富。她的美是長成的,不是裝飾的。第二、她所經營的花園的美麗,在她的園中葡萄開花,石榴放蕊,風茄放香,在她的園裡有各樣新陳佳美的果子。這也是自然長成的,不是人工製造的。女子本身的美和她所經營園中的美,正是信徒所當追求發展的方向,我們的發展不是靠自己的努力,也不是靠律法的約束,必須倚靠神的聖靈和基督的生命,若不在這個道路上追求,就是走了錯路。         「既然信祂,就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。這聖靈,是我們得基業的憑據,直等到神之民被贖,使祂的榮耀得著稱讚。」(弗一13至14)         「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,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。」(加五16)         「但你們若被聖靈引導,就不在律法以下。」(加五18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209

我們常常避免受苦,遇見苦難就憂傷悲慟,求著趕快脫離,無非是我們的心願意享受安逸,喜愛世界的快樂和世界的幸福。但那些忠於主的人,深深愛神的人,他們不但不願享受世界的安逸、快樂、幸福,他們反倒情願放下這些,甘心與基督一同受患難,他們以為基督受患難為享受、為快樂、為幸福。我們看看他們,再看自己受了這一點苦就哭泣、就哀求、就憂愁,真是慚愧得很。         有許多神家忠心的僕人,他們在世界中,不是沒有機會升高,不是沒有機會富足,不是沒有機會享受,但他們放棄一切的機會。就如摩西放棄埃及王宮中的幸福,情願和神的百姓一同受壓迫、受患難。         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,放棄王的膳食和王的酒,情願三年的工夫吃素菜、喝白水,為要紀念神的誡命,守神的律法。         保羅放棄世界的名利,連溫暖的家庭也不要,情願受苦、挨打、坐監,天天冒死。         世上的福樂和苦難擺在我們的面前,他們甘心樂意放棄享受,揀選受苦的路,他們為著基督看所受的苦比全世界都寶貴。我們看了他們以後,為自己的一點的苦難還能有力量禱告嗎?         他們不是瘋狂,他們不是顛倒是非,他們以甜為苦,以苦為甜,原來他們不是顧念所見的,乃是顧念所不見的,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,所不見的是永遠的。         「我想現在的苦楚,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,就不足介意了。」(羅八18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202

有生命的信徒,在生活方面可以不用律法的管轄而所作、所行的與律法相合,甚至於可以超過律法以眼還眼、以牙還牙的公義。但是真理方面所有的一切知識,卻不是信徒生命中的東西,乃是神特別的啟示,這些是必須學習的。         譬如先知的預言,是神所啟示未來的事,是信徒生命中所沒有的,所以預言必鬚根據聖經來講;得救的真理,都是神在萬古之先所預定的計畫,也必須學習才能明白的;眾聖徒的見證是已過的歷史,也必須學習才能知道的;基督的命令,是基督親口說的話,更是必須學習才能得著的;信徒只在生命中有長進仍然不夠,也必須在知識中有長進。         聖靈的工作要幫助我們在這兩方面都有同等的發展,主願意我們有豐盛的生命,也願意我們有豐富的知識;不可以只重在生命方面而忽略了知識,也不可以只有知識而忽略了生命:這兩個須相輔而行。         若說有豐盛生命的人,而沒有豐富的知識,那是不可能的,因為有豐盛生命的人,自然愛慕神的言語;沒有一個有豐盛生命的聖徒只愛禱告而不愛看聖經的。         有幾樣真理的知識—-得救的真理和預言,神不再另有啟示,因為已經完全了;若再另有啟示,那啟示就不是出於神的靈;神可以用啟示的靈來幫助我們明白,神卻不再有新啟示。所以必須學習聖經,才不至於成為愚蠢的鴿子。         「但你所學習的,所確信的,要存在心裡;因為你知道是跟誰學的。」(提後三14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125

一切的恩惠都是神所賜的,連享大名也是神所賜的,聖經中記載了幾個享有大名的人,他們在世還無名的時候,神已經告訴了他們。         亞伯拉罕得著享大名,成了萬國有信心之人的始祖,亞伯拉罕沒有作過什麼偉大的事、立過什麼非常的功,他的大名實在是神所賜的;他剛蒙選召的時候,在他的路程上還沒有邁開第一步,神就對他說:「叫你的名為大。」(創十二2)         大衛王也是世上有大名的人,他的大名也是神所賜的,以色列國有多少君王,世界上有多少君王,誰能比大衛為君王的名更大呢?神曾籍先知拿單對他說:「我必使你得大名,好像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樣。」(撒下七9)         一切有名的人沒有一個人能趕上主耶穌的名,祂超過了一切有名的,不但是今世的,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。當神賜主耶穌超乎萬名之上的名的時候,乃是世人要將祂的名從世上除掉的時候。因為是出於神,就沒有不成功的事情。         亞伯拉罕和大衛為什麼得了大名,就是因為他們作了主耶穌肉身的先祖。因著主的大名而得名。你若願意得著美名,也必須在主的名裡有分。世界上的名譽不要緊,神家的美名是可羨慕的;我們不當愛世上的虛榮虛名,但在永世裡的美名應當努力爭取。         保羅也叫人注意永世裡的美名,他說:「我還有未盡的話;凡是真實的、可敬的、公義的、清潔的、可愛的、『有美名的』;若有什麼德行,若有什麼稱讚,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。」(腓四8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1118

迦勒和眾以色列人不同之處,就是因為他另有一個心志;因為他另有一個心志,就另有一個看法,當以色列人都懼怕的時候,他不懼怕;都哭泣的時候,他不哭泣;都發怨言的時候,他不發怨言;都想回埃及去的時候,他想往迦南地去。以色列眾人都不蒙神喜悅,倒斃在曠野;迦勒去蒙神賜福,得著迦南地最美之區。就是因為迦勒另有一個心志。         可是迦勒的這個另一個心志,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逼迫,全會眾要拿石頭打死他,但耶和華的榮光顯現,保護了他,這個心志蒙神喜悅,這個心志使他與眾人分別出來。         我們這蒙恩信了主的人,和世人不同,就是因為我們另有一個心志,我們另想一個家鄉,另想一個世界。因著我們另有一個心志,就另有一種看法,就另有一條道路,就另有一個歸宿。因為我們另有一個心志,世人所愛的我們不愛,世人所作的我們不作,世人所怕的我們不怕,世人憂愁的時候我們不憂愁。因為我們另有一個心志,就被世人看為奇怪,引起世人的仇恨,和逼迫,我們懼怕嗎?不!當日保護迦勒的神也要保護我們,若不得神的許可,我們連一根頭髮也不落在地上;相反地,他們走向滅亡,我們卻承受神所應許的美地。         「惟獨我的僕人迦勒,因他另有一個心志,專一跟從我,我就把他領進他所去過的那地;他的後裔也必得那地為業。」(民十四24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