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Encouragement

聖徒金言 20190317

順從不是盲從,乃是認清了目標,行在神的旨意中。順服不是屈服,乃是排除萬難,專心跟隨主,像出戰的軍兵,無論如何難,甚至要捨了性命,也必須要完成所委派他的任務。有人以順從是無反抗,凡事一味的是、是、是。我們對神永遠說「是」,我們對與神旨意相反的,永遠說「不」。順從是放棄自己的主張和人的意見,堅持神的旨意;到了不得已的時候,自己的一切都可以捨去,連性命也可以犧牲,但神的旨意不能放鬆。有時在人看來,此人真是固執,並且是剛愎,不能接納人的諫言,是不近人情的,那知他正是堅持神的旨意,順從神。他不肯盲從,也不肯屈服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主耶穌是順從神的榜樣,沒有一件事祂沒有順從神;祂順從神的話,一點一畫祂也沒有差錯,祂所作的一切,都是先向神領了命令,祂說「我對你們所說的話,不是憑著自己說的,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。」(約十四10)祂順從神所給祂安排的環境,好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,神要祂作贖罪祭,祂就甘心的捨去了自己的生命,祂就一言不發順從神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主耶穌完全地順從,真是滿足了神的心意,這也是祂成功救恩的基礎;祂和亞當正是相對的,亞當的一次悖逆,把全人類都陷在罪中,但主耶穌永遠的順從,眾人都因祂稱義得生了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「祂雖然為兒子,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;祂既得以完全,就為凡順從祂的人,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。」(來五8至9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310

「我們所有的義,都像污穢的衣服。」(賽六十四6)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神傳律法給猶太人,神並非要他們因律法而得義,神乃是叫他們因律法知道自己有罪;神在律法以外,已經先給了他們應許,就是彌賽亞作他們的教贖主。以色列人卻因律法而靠自己行義,不服神的義,想要立自己的義。但到他們悔改以後,認識了肉體的敗壞,不但看見罪在神面前是污穢的,連所有的義也都看如污穢的衣服。所以我們在神面前也應當這樣,不但看罪是可惡的,要釘在十字架上,連那些好的,就是在亞當裡那些人的道德,就是那些人的義,也當釘在十字架上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法利賽人照律法是最自義的人,在外表看來好像是人中的完全人,但主把他們揭露之後,說他們是修飾的墳墓,外面裝飾的非常好看,裡面卻裝滿了死的人骨頭,和一切的污穢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我們若接受神的義,主的靈進入我們心中;我們靠聖靈入門,又靠聖靈行事;我們再有義行,這義就不是污穢衣服,乃是光明潔白的細麻衣了。所以我們當認識清楚,我們的善行是從那裡出發的。是從自己呢?還是從基督呢?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有許多人仍拘泥外表的東西,要合於津法和規條,然而隱藏在心中的私慾和犯罪的力量仍然很大,這樣的好是不澈底的。在基督裡所追求的好,乃是神性的一切豐盛,是在神的性情上有分的;好,不是受著律法的管制,不是人的道德,是因神的性情而有的好。這兩種好,這兩個義,是大不相同的。我們未信耶穌的時候是追求人的道德,既信了耶穌,就當順著聖靈行事,有聖徒的義行,不再追求人的道德。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303

有一位青年的姊妹生病,另有一位姊妹寫了一封很長的安慰信,她讀過了這些同情的話以後,馬上失去了心中剛強的意志,她的眼流下淚來,她的心破碎了,霎時她被黑雲籠罩了,她被痛苦抓住了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感謝神!祂不准撒但攻擊她,神的光向她一射,她看見暗中有撒但,於是奉主的名斥退它,她的心立刻平安了,她的意志剛強了,她的心喜樂了,她的眼淚擦乾了,她的心再歸向神,不看自己,也不看環境,不再給撒但留破口。從此以後,她不再接受使人喪氣的安慰話,她也不用使人喪氣的話安慰人,她知道這一次是撒但的火箭,她拿起信德的藤牌把它敵擋出去了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當人落在患難中的時候,實在需要安慰,我們當小心,不要用人的安慰去安慰人,要用神的安慰去安慰受苦者的心;不說從肉體來的體貼話,要說聖經上的話,使他剛強起來,叫他能勝過神叫他所忍受的苦難。主耶穌要與門徒分離的時候,說了許多安慰話,記在約翰福音十四至十七章,讀過以後,真是叫人心中平安、喜樂、剛強、有能力,這就是神的安慰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保羅說:神是「賜各樣安慰的神;我們在一切患難中,祂就安慰我們,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,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。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,就靠基督多得安慰。我們受患難呢,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;我們得安慰呢,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;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。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;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,也必同得安慰。」(林後一3至7) — 摘自“活 水

聖徒金言 20180224

當神試煉信徒的時候,同時祂也在信徒心中加力量;神所賜的力量,足夠勝過所來的試煉,就是聖經中所說的:『你的日子如何,你的力量也必如何。 』(申三十三25)         試煉不能把我們壓傷,因為有力量在內裡支持我們,這力量不是我們自己的,乃是神作我們的力量。如果試煉太重,是我們所不能忍耐的,神總要給我們一條出路,祂絕不加試煉過於我們所能受的。         神並非無計畫的叫我們受試煉,乃是為了我們的益處,如果試煉能勝過我們,叫我們不得益處,神決不許這試煉臨到祂的兒女。等到試煉過去之後,雲開天晴,我們心靈要有一度極大的長進,能棄掉平時所捨不下的罪,會加添從前不曾有的勇力;我們的心要更聖潔,與主的交通就更親密。神為愛我們才叫我們有試煉。         所以我們應當十分放心,信靠我們的神,應當信萬事都掌握在神的手中;應當信我們的主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,並賜力量給我們;應當信神對我們是用心保守,好象保守祂眼中的瞳人;應當信神向著我們的愛,是捨了祂獨生子的愛;應當信神住在我們心中;應當信神是無謊言的神,我們若不失掉信心就不失掉力量。這是我們與世人不同之處,雖然外面的苦難相同,但裡面卻不相同,所以患難的功用也不相同。         「神愛我們的心,我們也知道也信。神就是愛。」(約壹四16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217

主頭次來在世界上一現,那不過是來聘訂教會的暫住,祂以永遠的愛為聘禮,以自己的血立了不能毀壞的約,祂又回到原處,為所聘訂的妻預備地方;等到預備好了地方,祂要在極豐盛、極榮耀的大婚禮中,接我們與祂同住;現在我們暫時與祂相離,是在這裡等候婚姻的佳期。我們真是如彼得所說:「你們雖然沒有見過祂,卻是愛祂;如今雖不得看見,卻因信祂就有說不出來,滿有榮光的大喜樂。」(彼前一8)         因此我們對於主的愛情就當象貞潔的童女等候丈夫一樣,我們的眼睛只能注定在祂身上,除主以外不能另有所愛,不能另有所交;我們既如童女獻與基督,就不能與世界妥協、與撒但拉手、與巴力親嘴。可惜教會在地上的時候常是不貞於愛她的主,不忠於為她流血捨命的主,另愛一位主,另受一個靈,另接受一個福音,不持守純潔的信仰—-就是一次所交付聖徒的真道。有時信徒在私人生活中犯了罪,還是小罪,惟有教會在真理方面接受了異端,接受了巴蘭假先知的教訓,那才是惹動主忿怒的事情,是叫主最傷心的事。在啟示錄二、三章主和聖靈所責備的,不是私人生活的事,是責備教會在主面前有了不貞潔的事,拜了屬靈的偶像,犯了屬靈的奸淫。所以作教會使者的當如何為自己和全群謹慎,聖徒自己也當如何謹慎。         「我為你們起的憤恨,原是神那樣的憤恨;因為我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,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,獻給基督。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,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,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。」(林後十一2至3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210

“親愛的弟兄,不要自己伸冤。”(羅馬書十二章十九節)   許多時侯,靜比動更費力。靜是力的最高效能。對於那些一無根據的最惡最毒的控告,主始終“什麼都不回答…連一句話也不說”,以至審判官甚覺希奇。對於那些無理的侮辱,不堪的虐待和嘲笑,連旁人都會激起憤怒,可是主始終鎮靜。他大有能力,才能不動。凡曾受過冤枉,毀謗,虐待的,都知道維持鎮靜,需要何等大的力量。   使徒保羅說,“沒有一件東西可以搖動我。”(使徒行傳二十章二十四節直譯)   他不是說,“沒有一件東西可以傷害我。”傷害是一件事,搖動又是一件事。使徒保羅的心頂仁慈。我們沒有讀著過有什麼使徒曾像使徒保羅那樣痛哭過。一個男子痛哭泣是無礙於一個人的堅毅。主曾哭過,他是有史以來最堅毅的人,所以並不說沒有一件東西可以傷害我,但保羅立定決心,凡是他所言為正確真實的任何事物都不能搖動他。我們往常所計較的,他並不計較,他不貪求安適;他不以性命為念。他所追求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對主至死忠心,要得主的喜悅。保羅比任何人更能認識了,主的功德就是他的酬報,主的微笑就是天堂。 ——濮登 — 摘自“荒漠甘泉”

聖徒金言 20190203

大衛說:「求祢轉向我,憐恤我;因為我是孤獨困苦。我心裡的愁苦甚多。」(詩二十五16至17)         若沒有別的書來說明大衛,只看這幾句話,我們必以為大衛是一個境遇不好的人,但大衛按肉體說來,再沒有比他好的了。他是以色列國最尊榮的王,是百戰百勝的勇士,是音樂家,是詩人,有最聰明最健全的兒子,有最美麗的女兒,有寵愛的妃嬪,有歌舞的男女,有臣僕侍立在面前,列國都降服在他的腳下,在世人的享受中,若能得到大衛所得到的一樣,真不很容易。         有人說:我若如大衛我就知足了。他卻說他是孤獨困苦,他心裡的愁苦甚多。足見世上一切的事,都不能滿足人的心;屬物質的東西,都不能滿足靈裡的需要;世上的福氣愈多,心靈的痛苦也愈重;惟有神能使屬祂的人滿足。         在主未復活之前,舊約時代的人都看守在律法之下,沒有基督復活的新生命,也沒有保惠師聖靈;但新約之下的聖徒,就和舊約時代的人大不同了。比如保羅所受的苦比大衛大多了,肉體的福樂不及大衛的萬分之一,然而他充滿著無限量的力量、平安和喜樂,就是在捆鎖之中也是喜樂的。不但保羅一人如此,凡愛主與主密切聯合的人,都在這種情形之下;因為救恩已經成功了,只要住在主的裡面,一切都改變了。保羅在監獄中說:「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;我再說你們要喜樂。」(腓四4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80127

電的用途很廣,讓電學家來講,不知可以發生多少功能。愛也是如此,愛的本身是一種極美麗存在於靈界的實體,從它能發生無限量的美德。它是諸德之源,也是律法的總歸。愛的根源是在神裡面,聖靈能把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中,我們愛神的人,就成了有神愛的人。我們愛量的大小,是看我們從神領受了多少。     保羅略舉了從愛而生的諸種美德:「愛是恆久忍耐,又有恩慈;愛是不嫉妒;愛是不自誇;不張狂;不作害羞的事;不求自己的益處;不輕易發怒;不計算人的惡;不喜歡不義;只喜歡真理;凡事包容;凡事相信;凡事盼望;凡事忍耐。」(林前十三4至7)保羅把從愛而生的各樣美德數計一下,他好像無法說完,他總括一句,愛是永不止息。愛的永不止息,當然是指愛要存在永世裡面,而愛的泉源所產生愛的美德,也是永不止息。         人雖不能把愛講透澈了;但神卻把愛作完全了,顯明在世人、天使、仇敵和一切受造者的面前。神就是愛。我們若浸透了神的愛,飽足了神的愛,也可以流露神的愛,我們若是有了美德的泉源,也用不著在各樣美德上一一操練,所行的就很自然的超過律法上所記的一切。不用學習忍耐,有了愛就有忍耐;不用學習恩慈,有了愛就有恩慈;不用禁止嫉妒、自誇、張狂、害羞的事等等,有了愛這些自然就不作了。         有了愛,不但在消極方面能不作那不好不美的事,更是在積極方面能充滿各樣的美德。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120

「我良人對我說:『我的佳偶!我的美人!起來!與我同去。』」(歌二10) 在過去的年日中,我們盡是向主要東西:賜我平安、賜我喜樂、賜我智慧、賜我力量、賜我需用,保護我、醫治我、與我同行、與我同工… …向主有說不盡的要求。但今天主也向我們有了要求,祂說:「起來!與我同去。」從前我們求主的時候,主沒有一次叫我們失了盼望,祂所賜的,總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;在所行的路上乳養我們、引領我們、保抱我們,和我們同下死蔭的幽谷,親自同我們渡過江河,衝出火焰;我們求祂多少,祂都答應了。今天祂開口向我們呼喚,難道祂要求我們的這一點,我們就不肯答應祂嗎? 請看祂躥山越嶺而來,請看祂滿頭的露水,請看祂受傷的手腳,請看祂被扎的肋旁,都是為了我們,我們有什麼理由拒絕祂,不答應祂的要求呢?況且祂的要求並不苛刻,不是我們作不到的,更不是與我們有害的,祂的要求是與我們有益的,是叫我們走上榮耀的道路;祂不是叫我們孤單地在路上走,祂是說:起來!與我同去。在路程的終點放著冠冕、放著賞賜,並且祂應許和祂走完了所當走的路程,要和祂同掌王權,同坐寶座,我們有什麼理由拒絕祂的要求呢?祂雖然這樣要求,但祂並不激動愛情,不勉強我們和祂同去,直等到我們自覺、自願地起來和祂同去。 親愛的主!祢比任何人更有忍耐,祢忍耐了我們從前的頂撞,祢又忍耐了我們的悖逆。祢用慈愛溫柔微小的聲音說:「我的佳偶!我的美人!起來!與我同去。」我願與祢同去。 — 摘自“活 水”

聖徒金言 20190113

人類五倫的關係:夫婦、父子、兄弟、朋友、君臣,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只能佔其一二。因此人與人的關係,不過是五分之一二,比如為夫婦的就沒有兄弟、父子的關係,為父子的就沒有夫婦、兄弟的關係,為兄弟的就沒有夫婦、父子的關係……但我們與主,這五樣的關係都有。除了這五樣之外,還有神人的關係,所以有了主就滿足了一切的需要。         主是丈夫(弗五22至32);主是父親(賽九6);主是長兄(羅八29);主是朋友(約十五15);主是君王(啟一5);主是神(約一1)    。     主對我們的關係已經作到絕對的完全,只是我們對主常是不貞、不孝、不悌、不信、不忠、不敬虔,概括的說一句,就是愛主不夠。         我們和主除了以上的關係以外,還有一個更密切更高深的關係,就是與主成為一體,成為一靈,主是頭我們是身體,主在我們裡面,我們在主裡面,與祂合而為一。我們若是把末後這種關係相合得好,一切的關係都完全了。          神向以色列人所要的是:他們工夫的七分之一、他們財物的十分之一,但向祂僕人所要的是一,是整個的—-全心、全性、全意、全力,愛主他的神。但如今向我們所要的乃是在合而為一的地位中愛祂。         「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,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裡面;你們在祂裡面也得了豐盛。祂是各樣執政掌權者的元首。」(西二9至10) — 摘自“活 水”